当前位置:   首页  >  政策法规   >  税务政策

“一带一路”背景下的税收对策研究

 “一带一路”战略为支持地方产业结构转型升级带来了新机遇,同时也需相应税收政策支持“走出去”企业发展。本文试分析清远在“一带一路”战略中的主要产业经济,剖析当前税收制度和税收征管方面存在的问题,提出推进税制改革与征管创新等三方面的对策和建议。

  一、清远在“一带一路”战略中发挥主力军作用的产业经济分析


  清远市位于粤、湘、桂三省交界之处,是广东全省行政区划面积最大的地级市,也是传统的农业大市。清远目前辖区内外商投资企业集中在非金属矿物制品业、饮料制造业、通用设备制造业、皮革制品等行业。外商投资企业在清远市15户列名大企业中占10户,在2013年缴纳税款金额前十名企业中占4户且户均缴纳税款超亿元。此外近年来非居民企业与清远所辖企业在金融、技术、工程、劳务以及资本运作等领域的合作越来越频繁。近6年来清远国税实现非居民企业税收收入2.13亿元,年平均增长率近70%。


  在“一带一路”战略大发展背景下,清远充分利用毗邻广州的优势,致力于推进金融、物流、科技、专业服务等资源向周边地区流动,进而向南亚和东盟各国深入。另外,广州、佛山、肇庆、清远和云浮等5个联盟城市已经在广东自贸试验区南沙片区开设了建设基地,积极融进广东自贸区辐射圈,推进投资贸易便利化。据调查,目前清远有5户企业在美国、香港、澳门等国家和地区通过建立营销渠道、办厂、对外劳务合作、设立境外研发中心和提供境外咨询服务等方式开展了投资活动,主要集中在制造业、房地产业以及批发和零售业。


  二、“一带一路”战略相关税收实证分析


  目前,我国企业在“走出去”方面存在总体效益不高、比较优势不明显、核心竞争力不强等特征,尤其是本地企业。我们应尽快解决当前我国税收制度和税收征管等方面的问题,助力企业“走出去”。


  (一)税收制定存在的问题


  1.税收立法不够完善。尽管目前我国的税收立法有了长足进步,但国际税收法律体系仍缺乏系统性。一是国际税收政策零散地分布。大部分散落在某些法律、法规以及规范性文件中,现行“走出去”税收政策不少是部门规章或规范性文件,立法级次不高,没有形成体系;二是非居民企业税收政策法规大多比较原则、笼统。实际执行存在较大难度,自由裁量权过大,影响执法的严肃性和统一性,部分政策甚至已过时,不能适应日新月异的税收环境。


  2.避免双重征税和反避税规定仍需改进。一是我国避免双重征税方法较为单一。如我国采用的抵免法虽然符合资本输出中性原则,即海外投资和国内投资都负担相同的税率,但是可能造成居民企业的全球税负比投资国其他国家投资者高的弊端,降低了本国企业在海外市场的竞争力。二是反避税规定有待改进。由于起步较晚,我国很多反避税规定还比较粗糙、笼统,如转让定价有关法规可操作性有待加强,资本弱化、滥用税收协定等反避税法规仍然空白。现行税制还保留着不少外形标准,纳税人利用这些易于改变的外形特征可以进行避税。


  3.税收协定谈签协定滞后于企业“走出去”需求。目前,中国已经和100个国家签了税收协定,为“走出去”企业提供了很大的便利。但中国目前的税收协定工作还存在以下不足:一是区域分布不均衡。尽管我国现有税收协定覆盖面较广,但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中,还有不少尚未与中国达成税收协定,尤其是非洲国家。二是部分协定亟待修订更新和完善。中国与部分国家签订的是框架性质的协定,对实际问题缺少具体指引,部分协定内容未写入税收饶让、国际税收互助等内容,不能充分满足企业实际诉求。


  (二)税收征管存在的问题


  1.征管体系不够健全。在现行征管模式下,“走出去”企业没有被单独作为一类纳税人进行管理,未建立起适合“走出去”企业特点的专业化征管方式。一是管理规程有待完善。对居民企业对外投资方面缺乏程序化、制度化的管理规程,税务部门不能主动获取其真实的财务信息以及纳税信息,只能被动地开展工作。二是未形成国际税收协调网络。我国目前对内没有形成有效的跨境税源动态化全场监督管理体系,对外没有形成“走出去”企业与其他国家、相关部门的信息共享及相互制约体系。


  2.跨境税源管理手段较为落后。跨境税源存在隐秘性的特点,现行的征管手段难以全面把握跨境税源信息。一是申报制度不完善。非居民企业在境内的活动信息只能从合同备案、申请享受税收协定待遇、对外支付备案中少量获取,而针对境外投资的报表只能看见最终结果,无法详细了解背后的具体信息。二是涉税信息交互机制不健全。一方面是国内各部门间缺少有效的配合。目前税务机关没有与外汇、海关、银行、地税、公安等部门的信息沟通和共享统一平台,获取信息滞后。另一方面是国际信息交换效率不高。程序繁琐、耗时长是我国与国际信息交换中现存的重要问题,基层税务机关如果需要与国外进行信息情报交换,每次都要通过市、省、国家三级税务部门批准,信息反馈回来通常需要1至2年的时间。


  3.缺乏专业化的国际税收管理团队。国际税务管理专业性、政策性强,要求高,当前复合型人才严重不足,反避税人员严重短缺。目前对国际税收政策的培训力度不够,没有建立一支适应国际税收管理的专业化团队,基层税务部门对于国际税收中滥用税收协定逃避税款等征管难点管理力不从心,制约了国际税收管理工作开展。


  三、应对“一带一路”战略的税收对策和创新


  针对当前税收征管和税收制定等方面问题,应着重做好以下几方面的工作。


  (一)推进税制改革和征管创新


  1.政策立法层面:完善相关法律法规


  一是要尽快制定企业对外投资基本法律。对税收促进企业“走出去”的基本功能、基本原则和基本原理等作出必要规范,并明确规定涉及海外投资的各项税收政策和实施细则,增加政策的科学性、稳定性和可操作性,确保企业在海外投资过程中遇到税收问题时有法可依。


  二是要完善各税种的法律法规。在企业所得税方面修改不利于促进对外投资的条款,优化税收抵免制度,增加税收优惠举措,避免国际重复征税;在流转税方面完善出口退税制度,解决“营改增”落实问题等;对于关联企业的认定标准应引入“实质重于形式”原则;对转让定价的调整,取消有关“依顺序”规定,采取灵活务实的态度,由税务机关选择适当的方法进行调整。同时,尽快制定避税港对策税制、资本弱化对策税制、受控外国公司对策税制、防止滥用税收协定对策制度、限制成本分摊协议对策税制等一系列的反避税专门条款,最大限度地维护国家的税收利益。


  三是加强税收协定的谈签和修订工作。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中进一步扩大税收协定的谈签范围,完善转让定价、非歧视待遇和关联企业条款等协定内容,同时将避免货物与劳务双重征税纳入国际税收协定的谈签范畴。在税收协定商签或修订中多借鉴OECD范本,尤其是在常设机构的认定、航运收入征税权归属、特许权使用费征税权归属问题上,应多从资本输出国角度加以考虑,保护我国应有的征税权。


  2.管理监控层面:逐步实现税源精细化、专业化管理


  一是要建立专门的跨国税源管理机构。在关于国际税务业务的管理机构设置上扭转多头管理的局面,将我国企业的对外投资统一纳入国际税收业务部门管理,由国际税收业务专员专门统管国际税收事务,落实国际税收协定的执行,解决执行过程中出现的矛盾和争端,帮助企业防范海外税收风险,防止激励性税收政策被滥用。


  二是要打造国际税收管理人才队伍。依托国家税务总局开展的领军人才选拔和培养工作,总局和省国税局、市国税局自上而下打造一支熟悉境外投资业务,能综合运用国际贸易、会计、法律、税收等领域知识处理实际业务的复合型人才队伍,定期开展多种涉外专门业务培训,同时注重与从事涉外税收业务的中介机构沟通交流,自上而下、自内而外提升税务人员素质,做好涉外税收管理服务人才准备。


  (二)健全国际税收协调机制


  1.推动国际税收制度改革。“反税基侵蚀和利润转移”15项行动计划实施对现行国际税收规则进行改革完善,防止跨国企业滥用税收协定、滥用各国税制差异逃避税收起到了积极作用。我国要继续积极参与国际税收治理,深度参与应对税基侵蚀和利润转移(BEPS)行动计划。健全中国特色国际逃避税防控体系,为走出去企业提供稳定、透明、可预期的税收环境,进一步参与完善国际税收管理。


  2.积极参与国际税收协作,争取国际税收领域话语权。通过多年的努力,我国在国际税收领域的影响力不断增强,在《联合国发展中国家转让定价手册》中提出了成本节约和市场溢价等维护发展中国家税收利益的反避税理念和操作方法,改变了美英等发达国家对国际规则制定的垄断地位。我国还应积极参与同有关国家和地区国际税收协作条款的谈判与协商,深度参与无形资产、同期资料、可比分析等专题研讨,在国际上争取更多话语权。


  3.建立国际税收交换网络和信息情报交换机制。加强国际税收管理的跨国协调与合作,借助互联网优势建立国际税收信息交换的网站,收集跨国企业的纳税基本信息、提供税收信息查询、申请交换的功能。建立事前自主机制、风险预警机制和跟踪反馈机制的信息情报交换机制。


  (三)推进国际税收征管发展


  1.进一步增强风险管理意识。风险管理是推进国际税收征管的重要内容。要将风险管理理念贯穿于反避税、非居民企业所得税管理、税收协定执行、税收情报交换、“走出去”企业的税收服务和管理等始终,贯穿于不同事项管理的全过程。要科学界定各层级税务机关的风险管理职能,省、市局承担税收风险战略规划、分析识别、等级评定、风险应对等工作,区县局有针对性地组织开展风险应对工作,提升国际税收风险管理能力。


  2.深化反避税专业化管理。建立分行业企业利润率监控体系,及时发现行业及企业利润率异常变动趋势,使反避税调查案源更具针对性。深化跨国公司内控审核机制,及时发现定价政策确定、产业链增值分配、地区利润分布及企业内部各部门财务评价中存在的缺陷,对内控机制不完善的企业进行反避税调查。